<ins id="vfxxv"></ins>

      <b id="vfxxv"></b>
      <ins id="vfxxv"></ins>

      <b id="vfxxv"></b>

      <font id="vfxxv"><track id="vfxxv"></track></font>
        <font id="vfxxv"><span id="vfxxv"></span></font>

          校區要聞
          《新華每日電訊》整版刊發哈工大“八百壯士”報道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-07-29 11:11:28 608

          7月28日,《新華每日電訊》以《哈工大“八百壯士”科學報國鑄豐碑》為題,整版刊發了哈工大“八百壯士”愛國奮斗、建功立業的故事。

          報道全文如下:

          (記者韓宇 楊思琪)1953年9月的一天,天蒙蒙亮,坐了三天四夜的火車,秦裕琨第一次來到祖國東北的哈爾濱,成為哈爾濱工業大學一名師資研究生。那年,他只有20歲,剛從上海交通大學機械制造系畢業。

          與秦裕琨一起北上的還有30多名上海同學。

          離開繁華的江南大都市,來到寒冷的東北,這群熱血青年對未來滿懷期待。他們心中只有一個愿望,那就是建設一個充滿希望的新中國。

          新中國成立初期,國家各項建設剛剛起步,百廢待興。1950年,迎來而立之年的哈爾濱工業大學由蘇聯政府移交給中國政府管理。因為與蘇聯教學體制一脈相承,這所曾經隸屬于中長鐵路的專業高校,成為新中國學習蘇聯的樣板學校,開始肩負起推動舊教育制度改革、實現社會主義工業化的使命。

          20世紀50年代,800多名青年師生響應國家號召,從祖國各地齊聚哈爾濱工業大學,為我國快速發展的高等教育及國家工業化建設做出了突出貢獻。這支平均年齡只有27.5歲的教師隊伍,就是后人常常提起的哈工大“八百壯士”。

          短短十余年時間里,他們創辦了24個新專業,為哈工大乃至全國高等教育界創設了一批新興學科,一個基本適應當時國民經濟建設需要,以機電、電氣、土木、工程經濟等為主的專業教學體系基本建成,為國家工業化建設解決了“燃眉之急”。

          近70年過去,老一輩“八百壯士”或已離去,或年至耄耋,他們愛國奮斗、建功立業的精神激勵著一代代哈工大人,始終把國家需要、時代使命當成自己的追求,在教學、科研等各領域取得一項又一項豐碩成果。

          哈工大“八百壯士”精神,彰顯著一代代知識分子“心有大我,至誠報國”的信念與擔當。

          “馬路大學”

          作為學校培養的師資研究生,他們白天跟著蘇聯專家學習,晚上復習消化、準備為本科生講課,當起了“小教師”。當時全國高校理工科教材普遍缺乏,他們便自發組織翻譯俄文教材、編寫教材,壓力很大卻樂此不疲

          作為中國工程院院士、哈工大“八百壯士”代表,秦裕琨雖86歲高齡,但他仍清晰記得剛抵達哈爾濱時的場景。

          他和同學們出了車站,哈工大一名教師帶著當時學校唯一的交通工具——馬拉平板車,接他們到學生宿舍,這是他從沒見過的場景。“馬拉著一個木板,只夠把行李放在板子上,人跟著馬車走,就這樣一路挨到了學校。”

          那時的哈工大只有兩三棟教學樓,出門就是馬路,因此被稱為“馬路大學”。學校周邊一片荒涼,夏天道路泥濘,冬天雪蓋冰封,低溫達到零下30多攝氏度。30多人擠在一間宿舍,只有上下鋪,基本沒有桌子,還常常暖氣不足。伙食上缺肉少油,他們就吃白菜、土豆、高粱米、苞米面,還有人吃不飽、營養不良。

          秦裕琨回憶說,學校規模小、專業窄,教師和學生也很少,哈工大一方面從全國高校調任、招聘優秀青年教師,一方面大力選拔師資研究生、本校優秀研究生和本科生留校任教。哈工大“八百壯士”中大多數人來自南方,以蘇浙滬一帶居多,他們放棄了魚米之鄉富足安逸的生活,來到氣候嚴寒、條件艱苦的祖國北疆。

          “條件再艱苦,我們都不以為然,而是一門心思搞研究、教學生。”1954年,在來到哈工大的第二年,秦裕琨就參與組建了我國最早的鍋爐專業。

          秦裕琨說,作為學校培養的師資研究生,他們白天跟著蘇聯專家學習,晚上復習消化、準備為本科生講課,當起了“小教師”。當時全國高校理工科教材普遍缺乏,他們便自發組織翻譯俄文教材、編寫教材,壓力很大卻樂此不疲。

          在快節奏、高強度學習下,他們很快成長為一支年富力強、勇挑重任的教師隊伍,為哈工大和全國高等教育界創設了一批新興學科與專業,編輯、出版了一批優秀教材。

          這份堅持和熱愛緣何而來?哈工大“八百壯士”代表、中國工程院院士沈世釗給出了答案——他們大多出生于20世紀二三十年代,成長于戰火硝煙中,經歷過顛沛流離,深知國仇家恨。直到新中國的曙光升起,隨著一聲令下,他們毫不猶豫,把對祖國的滿腔熱忱和大好青春,全都獻給了哈工大,獻給了共和國的工業化事業……在他們心中,振興國家,就是最重要的抱負。

          心有大我至誠報國

          哈工大“八百壯士”中,有不少人曾懷抱“科學救國”的理想遠赴重洋求學,在各自領域取得開拓性突破,成為哈工大各專業的創始人和奠基者

          20世紀50年代末,隨著蘇聯專家陸續撤離,哈工大一度出現“教授荒”。這800多名年輕教師便成為學校主力,頂住壓力迎難而上,承擔起全部教學科研任務。

          為滿足國家工業化發展需求,哈工大按照行業、甚至按照企業工種設置專業,如金屬熱加工學科的鑄造、鍛壓、焊接、熱處理,機械制造學科的機床、刀具等,甚至有的專業名稱與工廠車間同名。

          在這種教育體制下,哈工大在短時間內培養出一批理論基礎扎實、工程實踐能力強的高級專門技術人才,分配到工廠后很快就能適應工作要求。哈爾濱工業大學原黨委書記吳林說,當時的哈爾濱電機廠、鞍鋼、一汽等等,各大工廠都活躍著哈工大畢業生的身影。哈工大因此被譽為“工程師的搖籃”,“廠校協作紅旗飄,滿城都說工大好”,這句廣為流傳的順口溜就是當時最真實的寫照。

          哈爾濱工業大學原副校長強文義說,作為新中國高等教育的樣板,哈工大適時調整教育科研方向,一方面致力于培養新中國工業企業、科研院所急需的高級管理與技術人才,同時也為高等教育、特別是理工科高等教育體系的建立與完善做出重要貢獻。

          哈工大“八百壯士”中,有不少人曾懷抱“科學救國”的理想遠赴重洋求學,在各自領域取得開拓性進展,成為哈工大各專業的創始人和奠基者。

          我國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科的奠基人之一陳光熙,10年勤工儉學,換來5種專業特長和3個工程師學位,學有所成后回到祖國懷抱,創辦了哈工大計算機專業;

          著名物理學家、教育家洪晶,兩次赴美求學輾轉回國,成為哈工大光學學科創始人,培養出我國第一個光學博士;

          抱定“爬也要爬回祖國”的信念,徐邦裕后來成為我國首位進入國際制冷學會的空調制冷專家……

          全國優秀共產黨員、國防科技工業戰線楷模、中國科學院院士馬祖光也是哈工大“八百壯士”的杰出代表。在國外做訪問學者期間,他發現了“鈉雙原子分子第一三重態躍遷”新光譜,這是國際上首次觀察到這一譜區的熒光輻射。這是他連續兩年吃下150斤掛面,一直泡在圖書館和實驗里換來的。

          更令人吃驚的是,回國時,除了衣服和鞋子,馬祖光的行李里只有一大堆筆記本和為實驗室購置的小型儀器,不見一件洋貨。他還把省下來的外匯全部上交給了國家。

          “人家的條件再好,都不如把自己的國家建設好。我們現在越是困難的時候,越要使出最大的力量建設自己的國家。”馬祖光生前說。

          在哈工大,馬祖光像很多人,很多人像馬祖光。哈爾濱工業大學校長、中國工程院院士周玉說:“時代在變,職責在變,但愛國的初衷、為國的付出不變。心系天下、以身許國,是廣大知識分子一貫的崇高追求和強大的精神脊梁,哈工大‘八百壯士’用自己的行動去踐行。”

          “規格嚴格,功夫到家”

          “懂就懂,不懂就不懂,不存在弄虛作假。這就是我們培養人才的原則,寧愿不要自己教出的學生全部及格的虛名,也要為培養合格人才把好關”

          在哈工大校史館里,一張張手寫筆記整齊陳列,如同印刷體一般標致工整,沒有一處涂抹,每條分數線的長度都相等,就連加號、減號都是用尺子比著寫,將“規格嚴格、功夫到家”的校訓精神詮釋得淋漓盡致,令往來參觀者驚嘆不已。

          這些手稿正是出自“八百壯士”之手,是他們給學生留存下來的一手學習資料。

          作為哈工大“八百壯士”之一、我國形變熱處理研究奠基人雷廷權的學生,哈爾濱工業大學材料學院教授楊德莊說,從老師那會兒起,學校就非常強調教師要過“三關”,即教學關、科研關、水平關,學生要掌握“三基”,也就是基本概念、基礎理論、基本技能。

          全國模范教師、哈爾濱工業大學環境學院教授何鐘怡曾師從王光遠、黃文虎等多位哈工大“八百壯士”。他回憶說,老先生們總是能把抽象枯燥的公式和概念變得形象生動,深入淺出、通俗易懂地向學生娓娓道來。縝密嚴謹的邏輯思維、精辟透徹的分析推理和條理清晰的概括歸納,讓學生既掌握知識,更學會方法。

          對待教學如此認真,要求學生又該有多“嚴”?

          哈工大“八百壯士”之一、中國工程院院士俞大光曾被學生們稱為“鐵將軍”,他教授的“電工基礎”被稱為“老虎課”。一名學生曾回憶說:“有時全班竟沒有一個人得‘優秀’,因為他要求學生不僅會做題,而且還要能講出道理來。”

          那時,哈工大期末考試采用口試,學生當場抽題作答。有一位班長平時成績很好,在進行電工技術口試時忘了一個數學符號,口試老師連問了三遍,他都說沒問題,結果考試成績不及格。從那以后,這個班的學生再也不敢粗心大意,這位班長后來也成為了著名學者。

          “懂就懂,不懂就不懂,不存在弄虛作假。”時任哈爾濱工業大學校長的李昌說,“這就是我們培養人才的原則,寧愿不要自己教出的學生全部及格的虛名,也要為培養合格人才把好關。”

          “天宮二號”總設計師朱樅鵬是哈爾濱工業大學航天工程與力學系畢業生。他說,讀研究生時,自己的研究領域在國內尚屬空白,國內外可參考的教材非常少。他的導師、哈工大“八百壯士”之一劉暾便將編好的講義用鋼板刻印蠟紙,油印后一張張裝訂成冊。撰寫畢業論文階段,劉老師要求論文全部手寫,于是大半年的時間里,他把200多頁的論文一遍遍修訂、改寫……正是當年經受的“磨煉”,為他日后從事航天事業踐行嚴、慎、細、實的工作標準奠定了扎實基礎。

          一代代哈工大“八百壯士”,就是在這樣的熔爐里鍛造出來的。這樣培養出來的畢業生,吃得了苦、受得了累,不管分配到什么樣的廠礦企業學校,進辦公室就能畫圖設計,下車間就能抄起家伙干活兒,到學校就能拿起書本教書育人。

          信任青年大膽使用

          當年的“八百壯士”中,有不少師資研究生未畢業,年僅20多歲,就開始擔任系主任、教研室負責人和重要教學科研職務。一批批新生代科技工作者迸發出前所未有的爆發力和戰斗力

          1962年,一則消息讓整個哈工大頗為震驚,甚至成為當時高等教育界的轟動新聞——年僅26歲的吳從炘從助教破格提升為副教授。理由是,在每周講課16小時的教學任務下,吳從炘發表了6篇創新性數學論文,教學和科研水平為人稱贊。

          然而,吳從炘的提升卻招來不少批評、質疑和反對。時任校長李昌做出堅決回應:“吳從炘是哈工大的光榮,不是哈工大的恥辱。”他堅信,任用青年教師,才能增強大學的生命力和競爭力,必須開拓一條后繼有人、不空心斷氣的發展道路。

          “選苗子,拔尖子,壓擔子,搭梯子,摘桃子。”正是堅持這樣的用人理念,當年的“八百壯士”中,有不少師資研究生未畢業,年僅20多歲,就開始擔任系主任、教研室負責人和重要教學科研職務。據統計,到1957年,學校先后提拔副教授13人,其中年齡最大的為37歲;1962年評定副教授40名,平均年齡為34歲。

          依靠這些新生力量,哈工大迎來第一個黃金時代。而后,哈工大一直保留這樣的傳統,積極培養、大力提拔、大膽使用青年教師,任人唯賢,不拘一格,不搞門戶之見,不講論資排輩。如今,哈工大已經建立一整套吸引、培養、選拔、使用青年人才的有效機制,學校師生團結合作,包容互助,迎來“團隊、成果、人才”良性互動局面,成為“東北人才高地”。

          1995年,年僅29歲,被破格晉升為當時全校最年輕的教授,1996年被任命為航天學院副院長,1997年又成為當時全校最年輕的博士生導師,1999年成為航天學院院長……這是中國科學院院士、哈爾濱工業大學常務副校長韓杰才的成長軌跡,也是一位青年教師在哈工大的成長縮影。在韓杰才看來,體制新了,機制活了,一批批新生代科技工作者迸發出前所未有的爆發力和戰斗力。

          來者可敬,后生可畏。勇攀高峰,舍我其誰?正是傳承了這種基因,越來越多的哈工大人加入新一代“八百壯士”的行列。

          去年5月21日,“龍江二號”微衛星與嫦娥四號任務“鵲橋”中繼星一同升空,成為全球首個獨立完成地月轉移、近月制動、環月飛行的微衛星。這顆微衛星是由哈工大自主研制,其團隊成員除了幾個教師,大都是“90后”學生,平均年齡不到24歲,被稱為“中國航天最年輕的隊伍”。

          “龍江二號”星務管理分系統設計師、1991年出生的邱實說:“青年要有民族自豪感和責任感,身在航天隊,我們的任務就是置身大地,決戰星海。”

          “八百壯士”精神薪火相傳

          一批批年輕的“八百壯士”茁壯成長,既有心中有百姓、腳下有泥土的扶貧干部,也有遠赴艱苦一線的研究生團隊;既有返鄉創業的優秀少數民族學生,也有放棄高薪毅然從軍的熱血男兒……

          “我親身經歷了國家從站起來、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歷史進程。我始終堅信,國家的需要是最強大的動力。”2018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,中國科學院、中國工程院院士劉永坦說。

          早在20世紀80年代初,劉永坦就清醒意識到,雷達看多遠,國防安全就能保多遠,他萌生一個宏愿——開創中國的新體制雷達之路。

          有人說,這項研究風險太大、周期太長,很可能把時間和精力都搭進去也一事無成……但劉永坦不改初衷,數十年來,領導創新團隊,潛心攻關、艱苦奮斗,讓中國的新體制雷達打破了國外技術壟斷,為祖國萬里海疆裝上“火眼金睛”。

          在哈工大,像劉永坦一樣一心一意干事業的教師不勝枚舉。面向國家重大需求,面向國際科技前沿,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,這里涌現出一位又一位忠誠報國的科研工作者,一個又一個團結奮進的科研團隊,成功破解了我國科技事業發展面臨的諸多關鍵核心技術。

          從我國第一臺點焊弧焊機器人亮相,到首顆由高校自主研制的小衛星;從“試驗一號”衛星一飛沖天,到近百項技術助力“神舟”飛天、“嫦娥”探月;從在國內率先開展大跨度空間結構技術研究,到首次實現星地激光鏈路通信試驗……這些諸多“第一”都源自一代代哈工大“八百壯士”不屈奮斗。哈爾濱工業大學黨委書記王樹權說,哈工大“八百壯士”不僅開創了一個時代的輝煌,更創造了寶貴的精神財富,成為哈工大人做人、做事、做學問的共同追求。

          在外校人眼中,哈工大有著獨特的氣質,樸實厚重,低調內斂,同時也散發著一種令人沸騰的激情。作為一個“外來人”,黃志偉很快就被這種氛圍深深感染。

          2012年3月,黃志偉多次拒絕國外多所知名大學邀請,來到哈爾濱工業大學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,選擇從零開始,在國內建設結構分子生物學與天然免疫信號轉導研究室。在3年時間內,黃志偉帶領團隊連續破解3個世界生命科學難題,包括首次揭示了艾滋病病毒毒力因子結構,并讓中國艾滋病結構生物學研究躋身世界前列。

          “哈工大地處偏遠地區,有時是種優勢,適合安安靜靜、踏踏實實搞自己的研究。同時她一點不保守、不墨守成規,只要有利于學校發展的事情都去嘗試,在這里待得越久,這種體會就越深刻。”黃志偉說,“作為一名青年科技工作者,應當向老一輩‘八百壯士’學習,有信仰、有情懷、有擔當,為國家貢獻更多原創性研究成果。”

          如今,一批批年輕的哈工大“八百壯士”茁壯成長,既有參與重大科研攻關的青年教師,也有敢于挑戰、勇于創新的優秀學子;既有心中有百姓、腳下有泥土的扶貧干部,也有遠赴艱苦一線的研究生團隊;既有取得優異成績返鄉創業的少數民族學生,也有放棄高薪毅然從軍的熱血男兒……

          這個七月,哈爾濱工業大學能源學院本科畢業生朱镕寬奔赴祖國西部支教。在他看來,哈工大“八百壯士”不僅是一個群體,更是一個精神符號,時刻激勵自己高標準、嚴要求,追求卓越、做到最好。“不管是投身艱苦地區,還是扎根國防科研,我都將自己的命運和國家民族的需要緊緊結合在一起。”

          明年,哈爾濱工業大學將迎來建校百年。一代又一代“八百壯士”不忘初心,牢記使命,砥礪前行,將為國家發展注入更多強勁新動力,書寫更多時代新華章。

          文章鏈接:http://www.mrdx.cn/content/20190728/Articel04002BB.htm

          6526aabb-b05c-48df-9127-80d4e43a1bbf.png

          神馬影院_神馬老子倫理_午夜片神馬影院福利_神馬電影網 排球比分多少算赢